0°

老俞闲话|滑雪板上的束缚与自由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80208093712  雪缘

原来我是不太喜欢冬天的。尤其在长江边上长大的人,小时候一到冬天,房子里冷得像冰窟窿,被窝里冻得像冷铁板,手上常常长满流脓的冻疮,常常还要到冰冷的河水里淘米洗菜。一到冬天,尽管不用下地干活了,但也是没有尽头的苦日子,唯一的乐趣就是太阳出来了蹲在墙角晒太阳。

后来到北方上大学,有点喜欢上了冬天。因为北方的宿舍,到了冬天都温暖如春。常常是外面白雪飘飘,里面穿着背心欢声笑语。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在大学期间学会了滑冰。每年只要冬天来临,未名湖就成了滑冰场,就可以开始练习滑冰。后来觉得未名湖太小,居然还买了一双滑冰鞋,跑到颐和园的野冰上去滑。那些年北京的气温好像比现在冷很多,冰很厚,从来不用担心冰会裂开,人会掉下去。

喜欢雪,也是喜欢冬天的原因。小时候在长江边长大,也能遇上下雪天,但是不多。中学时读鲁迅的《雪》,对南北方不同雪的描写,让人心生神往:

“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腊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江南的雪我经历过,看到过雪下冷绿的杂草,但那些花确实没有见过。后来到北京上学,真的见到了北方的雪,如粉如沙,蓬勃奋飞。三十多年前的北京,下雪比现在要多很多。现在的北京,几乎不下雪了。不下雪,细菌乱飞,感冒的人就特别多。

我和雪的亲密接触,来自于我开始学习滑雪。小时候看小说《林海雪原》,看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对于里面解放军滑雪行军,日行千里的状态,充满了向往。杨志荣的歌词:“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令人荡气回肠。后来学会了滑雪,才知道那是浪漫主义的想象。因为在树林中翻山越岭滑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不管怎样,滑雪这件事情成了我的向往。

有一段时间,家住温哥华。温哥华是个滑雪胜地,在城市边上就有三四个滑雪场。女儿六七岁的时候开始学习滑雪,我把她送到滑雪场,她和教练走了。我自己就去租了一副滑雪板,开始了自己的滑雪生涯。到今天为止,我也从来没有请过教练,自己边学边琢磨,通过观察其他人滑雪的动作,最后也学了个八九不离十。学会了双板,又开始学单板,一发不可收拾。孩子们的进步明显比我快很多。现在孩子们滑单板,基本上是高级道上随便溜,但我今天依然只有在中级道上,才是最舒服的状态,黑道难得去一次,常常会摔得七荤八素的。但乐在其中,其乐无穷,要是有哪一年没有滑雪,就觉得欠了自己什么似的。几年前腰病变得严重了,滑单板太吃力,就一直专注于双板了。

我从来没有追求自己的滑雪水平,也从来没有追求装备上独一无二的高级奢华,我喜欢的就是穿上滑雪板,在雪上穿行的那种感觉,那种被绑定的自由,那种被束缚的飞驰。

这里面似乎暗含了某种哲学深义:没有任何一种自由是无所依凭的!因为风的阻力,鸟儿才可以飞翔蓝天;因为靴板捆住双脚,所以人们才有了雪地极速的优雅。再加上那山、那景、那纯净的空气,你没有理由不爱上滑雪。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80208093723

挫折

这次到北海道来滑雪,是带着喜悦的心情来的。尽管我滑雪已经有了不短的历史,但每年其实也就是断断续续滑几次。拿出成段的时间来滑雪这样的奢侈,几乎从来都不敢想。最长的一次在滑雪场连续住过四天,已经觉得自己太奢侈了。这次和儿子出来,连来带去可以整整一个星期,可以有五天的时间用来滑雪,真是太难得了。

去年滑雪季结束的时候,我记得最后一场滑雪是在崇礼的万龙滑雪场。当时的感觉是自己已经可以自由腾挪,身轻如飞的感觉了。所以来到北海道,是抱着“更上一层楼,优雅滑一周”的期待来的。但这一感觉第一天上雪道就被碾碎了。

从第一个坡道下去,我就发现身体是僵硬的,脚下的雪板似乎不听使唤,双板平行拿捏不住,左冲右突的感觉。因为一直下着雪,眼前一片雪雾迷茫,雪道上的状况和雪道的坡度都看不清楚,这样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减速,雪板往下冲,身体往后缩,形成了没有把握的别扭。没有把握就会心慌,心慌就会乱方寸,下一个动作基本就是摔倒。第一趟下来,我连续摔了三次,真有点灰心丧气。

真是应了一句话:一日不练手生,一日不用生锈。整整一天的滑雪,感觉一直没有能够放得开,动作也总感觉做不到位。一天下来内心满满的挫折感。

第二天、第三天依然是大雪天气,雪花飞舞,朔风劲吹。我的雪镜里面还戴着眼镜,常常被弄得雾气朦胧,在雪道上的表现欲哭无泪。更加令人沮丧的是,由于用力不当,我的右脚前部居然肿胀了起来,每滑一下,都有疼痛的感觉。

第四、五天,终于迎来了不下雪,露出蓝天的好天气。滑雪场对面的羊蹄山,是一座形状类似富士山的火山,终于在半遮半掩中露出了部分的面貌。雪道上的状况能够看清楚了,坡度也能够看清楚了。加上前面三天的恢复训练,自己滑雪的熟练度开始恢复了。终于可以在雪道上相当自由放松滑雪了。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80208093728

可惜刚刚得到滑雪的乐趣,这次的滑雪度假就过去了。最后一天晚上,望着夕阳洒在滑雪山坡上,把整个的山坡和树林渲染成金黄色,心里真是充满了不舍。

岁月总是无情的流逝,我们一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机会,少之又少。随着年龄的增加,我越来越希望未来的岁月留给自己更多一点,离开这个世界时遗憾少一点。其中的一个愿望,就是能够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在林海雪原间,以滑雪板为自己的翅膀,在雪上自由飞翔。(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老俞闲话)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