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杂记

前些天来到澎湖,机缘巧合,住在这片不长的沙滩边。沙滩名字很好听,叫山水沙滩,往远方看去,应该就是南海和更遥远的太平洋,我没去过远海,也没在海上生活过,所以,即便展开无穷无尽的想象,也是枉然,实在是想象不出什么出来,没有经历过,苍白就是苍白。

没来之前,因为那首“外婆的澎湖湾”,澎湖给我很多的遐想,又想不出具体的什么来,其实就是一种苍白,一种什么都想不出来的空白,隐隐又觉得很大很辽阔。

实在没有感觉,于是就听那首老歌,依然没有感觉。直到听潘安邦的另一首“爸爸的草鞋”,直要流泪,因为政治的原因,这首歌我们小时候没有听到,特意百度贴下来:

草鞋是船爸爸是帆

奶奶的叮咛载满舱

满怀少年十七的梦想

充满希望的启航启航

船儿行到黄河岸

厚厚的黄土堆上船

夜来停泊青纱帐

天明遥遥山海关

草鞋是船 爸爸是帆

奶奶的叮咛载满舱

一股离乡的惆怅噎满腔

暮然回首又要启航启航

一路跋涉到江南

洞庭湖景无瑕看

峨眉山下好荒凉

不堪回首泪暗弹

草鞋是船 爸爸是帆

故国的叮咛不敢忘

强忍无奈小别的悲怆

信誓旦旦又将启航启航

船儿行到澎湖湾

多了妈妈来操桨

深情款款撑起疲惫的帆

又冲破了许多风浪

草鞋是船 爸爸是帆

远远的故乡在召唤

满载半世纪飘泊的沧桑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靠港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靠港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靠港

从澎湖到潘安邦爸爸的故乡,地图上看起来,600公里不到,思念了一辈子故乡而回不去,母子永相隔,想想都难过。大海中这块小小岛屿上,真实的故事,直白的歌词,不矫揉造作的声音,不加掩饰的情感,直击人心,大概是早年台湾歌曲在大陆大红大热的重要原因。

仅仅从澎湖来看,台湾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吃得不错,不贵也不宰客,美丽而淳朴,可惜,台湾政府不够开明,否则,只要在稍稍开放一些,就会有不错的发展。当然,各家的日子各家过,对大陆有限开放,未必有什么不好,只是我从游客的角度而言,多少有些不便而已。

这几天风都很大,去往对岸的船都停航,不过还是有人会下海,同时也有不幸。昨天的大浪差不多有四五米,有一条生命,从这片沙滩上滑落下去,今早醒来,人们还在努力寻找,动用了各种办法。浪花不知疲倦,声声入耳,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想起昨晚玩火的艺人,感谢捧场的看客时说到:我们只是手艺人,练来练去,就这几招,大家不想看了,我们就会离开,踏上另一片土地,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来来往往。

写到这里,抬起头,走到外面的露台,风吹过来,从我的脸颊上拂过去,往北方而去。再过几天,我也要回北方。(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七义庄园)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