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航旅网队扬帆CCOR帆船赛!

Anyone who stops learning is old, whether at twenty or eighty. Anyone who keeps learning stays young. The greatest thing in life is to keep your mind young.— Henry Ford

任何停止学习的人都是老人,不管是二十岁或八十岁。任何持续学习的人都可以保持年青。生命里最美好的事就是让你的心智保持年青。– 亨利‧福特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2018年9月5日至9日,我有幸随航旅网帆船队征战“2018城市俱乐部国际帆船赛”,赛事英文简称CCOR。CCOR是获得国际帆联ISAF认可的中国两大自创品牌帆船赛事之一,举办地在青岛,每年一届。

航旅网队的队员都是航旅网的网友,人员不固定,大致有20多人,每次比赛都是谁有时间谁报名,但是每次比赛总能凑到规定的人数。此次5名参赛选手,出生于50后,60后,70后,平均年龄53.7岁,超过53岁,按照互联网的表述,即53+,或许是本届CCOR参赛帆船队的年龄之最。其中还有第一次上船兼比赛的队员,还有一位女队员,就是我自己。

53+,航旅网队扬帆CCOR帆船赛!

左一就是我本人,左二是主缭手及中仓手海静,左三是前甲板手天爵第一次上船及参加比赛,左四是船长兼舵手的航旅网CEO汗滴伞下土(航海圈尊称伞哥),左五是前缭手兼球缭手何哥。

我们的信念是,梦想也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几天的追风逐浪,53+的航旅网队选手奋勇争先,与高手对决敢于亮剑,最终以场地赛第六名获得了成绩证书!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赛事~

9月5日,集结

青岛的美是令人啧啧称羡的,不仅有碧海、蓝天、白云,还有迷人的海岸栈道,泛黄的静美秋叶。许是美景的“蛊惑”吧,提行李箱时,一个没留神,我的腰扭伤了。5日上午9点半,沮丧、懊恼,五味杂陈的我,拖着缓慢的步履来奥帆中心找船长伞哥报到。伞哥详细询问了我的腰伤,并问我是否可以上船,我说试试吧。伞哥给我安排最轻松的岗位:压舷和拍照。

上午抽签,伞哥抽到了57号 珐伊28R帆船。验船、调试船只和帆索具,中午美食简餐。下午出海,熟悉水域、迎风转向、顺风转向、升降球帆、模拟起航和绕标,我们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训练。

船外挂机改成电动的了,安全(全中国的油机都让船员害怕,不该停机的时候就会停机),伞哥和天爵在安装。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这天的风、浪特别惬意,训练中大家配合默契,伞哥说,我们这次的组合是历次比赛最佳的。伞哥还让我录了大家升、降球帆的视频,以便上岸队员们自查。

球帆练习视频

这天令我最开心的事,是我的腰伤没有加剧,这意味着明天我可以参赛,不亦乐乎!

9月6日,比赛第一天

如果说5日的风浪是见面礼,那么6日的就是下马威了。无情的大海翻脸亦似翻书,我们遭遇了平均风力15节,阵风22节的强劲风况。劲风带来的浪涌也是不小的挑战,看到远处的赛船被风浪撕扯着,几近倾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庆幸我们的船长伞哥,掌舵能力技高一筹,在这样天气下,我没有怕的感觉,尽管我们的帆船也被风浪摧残着,我们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

启航!升帆!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比赛中。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比赛中。

53+,航旅网队扬帆CCOR帆船赛!

最惊心动魄的一刻来了,在第三轮比赛,迎风段过1标前,同组的56号船在女船长的带领下,左舷狂风巨浪,快速航行,所有船员上风压舷,无人瞭望。我们57号船右舷也是狂风巨浪,快速航行,所有船员上风压舷,船长在瞭望。两船的延长线显示将会碰撞。4倍船长(长短的长)的距离,船长伞哥再大声狂喊:左舷让右舷!左让右!!!3倍船长,伞哥呼喊!2倍船长,伞哥呼喊!狂风巨浪,对方听不见,也没有避让的迹象,尽管我们是权利船,海上避碰是第一要务,伞哥果断推舵避让!但是当我们的船迎风转向越过中心线时,虽然船速慢下来了,但还是发生了接触,我们的左舷与对方的右舷发生了接触。伞哥第一时间呼喊“protest!”(这是国家帆船赛,必须用英文!)举起了红色抗议小旗(伞哥的小红旗落在秦皇岛了,这面小红旗是伞哥特意交代我买来的,比赛终于派上了用场,算是对船队的小小贡献),并通过对讲机向组委会提出对56号船的抗议。比赛结束,按要求和终点裁判船确认抗议,上岸到仲裁委员会填表,之后经过5人国际仲裁的判罚,我们胜诉!

我问船长,为什么我们成绩好于对方,还要抗议对方,伞哥回答,赛后还要验船,退还押金!验船的部门会根据仲裁的判罚,让对方赔付船损,我们的押金才可以全额退还!原来帆船比赛的套路很深啊!

今天狂风巨浪,布告栏中的合规抗议有8个之多!

53+,航旅网队扬帆CCOR帆船赛!

凯旋。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经历了惊涛骇浪,我们的成绩分别是5,7,7,总排名第6。

第一天比赛结束,于我而言,所幸之事,我的腰伤不但没有加重,反而渐好。所憾之事,我放在裤兜里的手机被海水侵蚀,不能工作了。

9月7号,比赛第二天

也许是昨日折腾累了,今天的大海格外温柔,我们紧靠着右边裁判船起航,此时我们的右边上风处一条其他组别一起出发的10号船从我们的船和裁判船之间加塞进来,又是个女船长,向我们大喊“给空间”。我们的船长觉得,大家不在一个组别,尽管我们下风船是权利船,不和女船长斗气。但是场地仲裁看不过去了,吹哨示意有船犯规!按照规则,自己认为犯规的船,应该自罚原地转一圈解脱。但是那位女船长没有行动,仲裁再次吹哨,并将旗子指向10号船,用英文告诉10号船:罚原地转两圈!女船长不予理睬,之后,仲裁第三次吹哨,用旗子指向10号船,用英文发出判罚指令:原地转4圈!

因为没有接触,没有船损,我们的船长就没有提出口头和书面的抗议,抗议是很费神的事!

这天的风力十节左右,但有风摆。不断变化的风摆和变化的风力,对参赛船队又是一种考验。温柔的第一轮比赛开始不久,裁判组宣布放弃此轮比赛了,说是没风了。被放弃的比赛还是值得一提。

第一轮也就是总的第四轮,还是微风起航,第一圈顺风过3s标,降球帆、升前帆、拉主帆和前帆配合不当,强水流把我们从微风中压到了下游很远的地方,等到我们逆流回到3s标,迎风偏转进入第二圈时,其他全部船只已经到了2标附近停止了,正在漂浮着!正当船长想放弃退赛的时候,一阵妖风吹来,狂风骤起,我们迅速回到了2标,和其他船只平起平坐了。第二圈狂风中我们和61号船,并肩疯狂冲刺终点,狂风中就听见终点裁判喊了57号!我们以为领先了一点点,其实我们稍稍落后一点点。

第三轮也就是总第6轮,和上一轮一样,微风起航,也是狂风骤起冲终点,但是是三箭齐发,我们在中间,左右两只船记不清船号了,三位船长都稳稳控舵,没有一丝碰撞的危险,很是刺激!更刺激的是遥遥领先的68号船和终点裁判船发生亲密拥抱,船员们正在解球帆绳,球帆飘落海面上。有惊无险!

第二个赛日结束,我们的成绩是7,7,6,总排名仍然是第6。

出征。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控球帆。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酣畅航行中。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我腰伤在帆船的摇摆中,疼痛逐渐减轻。

9月8日,比赛第三天

与昨日小风、小风摆比,今天是小风、大风摆,风摆幅度有170度。这样的境况最考验船长的能力。

第一轮只有两支帆船有成绩,其余皆被关门。我们由于第一圈过3s门标的时候,风小流大,降球帆、升前帆然后迎风转向的配合出现问题,向下游飘离了较长的距离,顶风回到标旁花费太多的时间,第二圈望着我们就要接近的终点时,应该没有50米了。对讲机里却传出了封闭终点线的声音,我们不禁感慨、感叹!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轮我们居然跑出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要知道,CCOR可是参赛高手如云的赛场,而我们航旅网队,一水儿的业余选手不说,我们的平均年龄是53+。

第二轮比赛,我们紧紧跟着领跑者59号船,他们在哪里拐弯我们就在哪里拐弯,至此我们遥遥领先其它帆船队。快冲终点,过最后的门标时,我们的帆船露出了新手的马脚,降球帆时一阵的手忙脚乱,以至于冲终点时,裁判船上的人对我们质疑地说,你们是不是少跑了一圈呀。

胜利是令人欢欣鼓舞的,但是我们的全体船员显得异常的平静,可能还在回味我们遥遥领先的第二名,因为最后的操作失误,险些变成第三名。伞哥说,我们的实力应该是第6名左右,偶尔的一次好成绩,不说明什么。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球帆换舷。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航行中。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第三轮,也就是总的第九轮,我们在第一圈过3s门标时,又一次遭遇碰撞。我们的船早早的单独进入标旁,但是没有风了,我们以惯性航行。后来其他组别的01号船进入标区,他们呼喊:两船相连外让内!船长很清楚的告诉他们,我们不相连!我们专注过标,3s标我们一直过得不好。

结果可想而知,他们中速撞上我们低速的船。标旁仲裁现场判罚01号船违规,罚自转2圈解脱!还是为了船损的赔付,我们的船长还是例行了抗议程序,最后在违规方缺席的情况下,再次文字确认现场判罚的有效性。听船长说,5位高级仲裁还是非常认真的履行了所有的仲裁程序,最让人觉得专业的是,其中的中国籍仲裁还展示了当时他在仲裁船上手机录制的视频,旁白是2位中英籍国际仲裁现场的英文语音对白,介绍整个过程和要撞船的预测,以及适用的法律条款。看来专业的仲裁早就预料到后面的结果。

船长伞哥说,这是他参赛以来,见到过的最多抗议仲裁的一次比赛,也是他自己抗议和被抗议最多的一次比赛,所幸的是我们都胜诉了!

第三个比赛日,我们的成绩是,DNF,2,8。总排名还是第6名。

3天的航线赛结束了,我们57号船,名列第6名,比第5名多5分,比第7名少11分。水平发挥很稳定。

基本上实现了船长说的:人船安全无字母!前半部分实现了,后半部分差一点点(差50米!半分钟!)。

“忘腰,腰适之”,经过3天的帆船摇摆“治疗”,我的腰伤几近忘之了。

9月9日,比赛第四天

今天是长航比赛,5个组别,40支帆船一起起航,场面蔚为壮观。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我们经历了劲风,小风、小风摆,小风、大风摆之后,最后一天,大海赐予我们的风向是瞬息万变的乱风。起航时我们是升着球帆的,行驶中,风摆180度,赶紧降球帆,用前帆跑迎风。

绕过折返点后,开始踩到了风,一路升前帆狂跑,追上和超过了同组的第二方阵的第3-7名。眼看我们进入前三名了!船长和船员都很开心。可好景不长,我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我们没有提前从上风超越公开组的科勒号。长航最容易让人陶醉美景,当我们接近科勒号时,船速已经减慢了,没有考虑从上风超过,只能从下风超过,在船身超过三分之二时,我们也陷入了无风区,无法前进。等我们重复前面的船只原地打转(其实打转都需要水平,操作不好都打转不了)后,前面到达的船只已经继续吃风缓缓前进了。

骄阳下,我们的帆船在静静的海面上举步维艰,望着远远的同组别帆船的背影,大家的情绪一度低落,同级别最后一名毋庸置疑。船长的对讲机里不时传出其它组别帆船弃赛的通告,我们是继续比赛还是弃赛?大家沉默着,但心里都在纠结着无数的问号。此刻,船长伞哥,沉着地拿起对讲机,询问组委会,终点线是否已关闭。因为早晨的船长会上说,如果天气不好,会缩短航线,折返点就是终点,裁判组都记录好了过折返点的船只顺序。当得知比赛尚在进行中,53+的队员们,个个打起了精神。最后以坚韧的意志冲过终点线,圆满完成CCOR的长航比赛。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瞭望。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何哥,最帅。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赛场上的我。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海静临时掌舵。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圆满完赛。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收获~

1.长见识,开眼界

航旅网队是第二次参赛CCOR,本届表现可圈可点,比去年有了长足进步。在青岛变幻莫测的风况下,53+的航旅网队员经受了考验,磨练了意志。

2.学规则,明事理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玩帆船不懂航行规则,无异于海上杀手。我们的船长伞哥,去年参加了世界帆联和中国帆船帆板协会以及青岛航校举办的国际裁判初级班,在本届CCOR开赛前两天,还参加了仲裁培训班。虽然帆船是一项绅士运动,但在帆船航行与竞技中,两船难免有碰撞,但要明事理,明赏罚。

比赛第一天与我们发生碰撞船的女船长,在当日完赛后,居然理直气壮地跑过来质问我们的船是怎么开的。发生碰撞时,可叹她还是没有明理。其实,帆船玩到最后,拼的不是技术,而是文化。

3.我的成长

第一天的大风浪,我竟然没晕船,也没有胆怯,不亦乐乎!

如果腰伤发生在来青岛之前,我肯定退赛了,我会在家静养。期待已久的CCOR近在眼前,我选择了坚持,没成想,我的腰疼,居然在帆船比赛中,不治自愈了,不亦乐乎!

作为去年玩帆船的小白,以往参赛几乎都是稀里糊涂,这次看明白了不少问题。船上的绳索,帆船的航线,一并在眼前明亮了起来。不亦乐乎!

~感动~

1.队友

由于我在参赛前不慎把腰扭伤了,无论船上还是船下,队友们给了我很多帮助,心中暖暖的。

最令我感动的是何哥,年逾六旬的他,船上的体力活,却不留余地地分担。看到他像其它帆船队的小伙子似地,把球帆包往身上一扛,大步流星的走着,敬佩之心油然而生!何哥不仅玩帆船,还打高尔夫、玩滑雪、玩帆板,样样行,那一身的腱子肉应是如此练成的。

何哥身上的大包里,不仅有球帆,还有新领的电动发动机。仅发动机的电池,拿起来就不轻松。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伞哥是我们的船长,对于帆船技术孜孜以求,是个懂船技,懂裁判,懂仲裁的三栖船长。早就听说他是学霸,这次方知,他还是市级的高考状元呢。比你聪明的人,还在努力,我等必须学习之。

大企业老板海静不仅是我们的主缭手,还兼中仓手,船技娴熟而干练。天爵第一次做前甲板手,上岗几乎不用培训,动作有模有样。

2.友情

本届CCOR的主题是“连结”,在海上我们是对手,你追我赶,在岸上我们是朋友,互助友爱,交换学习心得。CCOR不仅给帆友们提供了一个同台竞技的平台,也提供了一个兄弟相聚的机会,留下一段难忘的记忆。

赛前匆忙,我忘了带救生衣。梓竣号的金刚船长,伸出援助之手。

海帆者队的船长高明明,是我新结识的朋友。我们的帆船回港了,他见我们船的后缆绳系得很长,就主动过来帮助拉紧,以免船尾由于大风、浪涌等因素使船尾摇摆而发生碰撞。原来在港池内系缆绳,并不是会打个羊角结那么简单,要考虑的因素很多。

53+,航旅网队扬帆青岛CCOR

赛场上有一个帆船队,经常出没于我们的左右,我不知道其名字,但他们船帮上的口号我记住了,“扬帆需要风,运动需要年轻能!年轻无极限!”。“能”与“不能”其实与年龄无关。亨利‧福特说:“任何停止学习的人都是老人,不管是二十岁或八十岁。任何持续学习的人都可以保持年青。生命里最美好的事就是让你的心智保持年青。”

人往往不是由于时光的流逝而变得衰老,而是由于理想的破灭而变成老人。53+,航旅网帆船队,精彩我的生活!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