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文章 / 中国民航业的发展将改变南太平洋民航市场格局
下一页没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

中国民航业的发展将改变南太平洋民航市场格局

对于南太平洋地区多数航企来说,天然的地理位置使得寻求正确的合作伙伴成为了其在国际远程市场生存的关键。此地区的特征就是,各国对航空服务有相对较宽松的政策,且有着各种不同层次的合作,尤以新西兰较为突出,其中新西兰航空的国际网络已由航线联营所主导。维珍澳洲航空与海航集团、新加坡航空、阿提哈德航空以及达美航空联手成立了一个“虚拟联盟”,其自己的飞机很少飞出澳大利亚的国门。澳洲航空集团的国际业务业绩在其与阿联酋航空合作后有显著的提升,其业务重心也从欧洲转向了亚洲与北美,与美国航空和中国东方航空在当地的航线联营和紧密合作也在不断增长并趋于成熟。对于这个地区内的所有航企来说,未来十年里其大部分增长都将由中国市场带动。

中国市场与整个亚洲总体来说为澳洲/新西兰航企带来了巨大的潜力

对于澳洲的航空集团和新西兰航空来说,中国市场和整个亚洲总体来说为其带来了巨大的潜力,拥有进入整个亚洲的能力将有助于这些航企塑造自己的未来。维珍澳洲航空的虚拟航企策略将推动2017年进军北京与香港市场这一举措,该举措属于维珍与新加坡航空和海航集团合作的一部分。澳洲航空则正设法利用自己与捷星航空的航线联营和与中国东方航空以及日本航空、越南航空的合作来争取市场地位。

未来十年,澳洲航空集团将接收波音787-9机队,继续稳步扩大自己在国际市场的范围。维珍集团则会审视自己在国际市场推出的举措。与澳洲航空不同的是,维珍澳洲航空在国际市场一直运营较难,其缺乏规模效益,同时覆盖范围也不广,只有少数至美国、南太平洋和东南亚的航班。

亚洲将成为南太平洋航企增长的关键。南太平洋在地理位置上邻近亚洲各新兴市场,这使其成为了各航企试水国际市场时一个颇具吸引力的选择。而南太平洋地区内各航企很可能会在增加更多目的地前继续与合作伙伴一道,以枢纽至枢纽的战略为主。

新西兰航空与斐济航空都是低调的成功者。前者成功实施了自己的环太平洋战略,成为了地区内一个关键的连接点。例如其近期开通的奥克兰-布宜诺斯艾利斯航班就有约30%的乘客都始发自澳大利亚。斐济航空则通常以澳大利亚市场和新西兰市场为重,但近期其重心也在向北亚倾斜,尤其是向中国倾斜,而中国很可能会成为斐济航空一个关键的增长市场。

南太平洋航企比其他所有地区的航企都更欢迎虚拟远程网络

这主要是地理位置造成的结果。澳洲航空与阿联酋航空为联盟组建方式发生剧变奠定了基础。维珍澳洲航空则稳扎稳打地建立了自己的航企合作队伍,目前这个队伍内有阿提哈德航空、达美航空、新加坡航空、新西兰航空与海南航空。一家中国非民航企业,即投资方南山集团,也于近期加入了维珍的股份登记程序。

新西兰航空除与寰宇一家联盟的国泰航空(国泰航空与澳洲航空之间无合作)有代码共享合作外,还就亚洲航线与新加坡航空达成了航线联营合作,就美国航线与美国联合航空展开了航线联营合作。

新西兰航空能够发展出如此巨大的航线联营网络,原因是其历来对合作持开放的态度,同时规模较小,不易引起注意。相反,澳洲航空巨大的规模就导致其受到各航企的联手应对。新西兰航空还因航线联营的监管环境比较宽松而获益匪浅。

斐济航空尚未找到自己的战略合作伙伴,但已凭借自己的精品形象与阿拉斯加航空、新西兰航空、国泰航空以及澳洲航空达成了代码共享合作。目前这对其经营业务来说是最好的一个途径。

作为航线终端的航企,新西兰航空与斐济航空都因中间航企的竞争而受到了冲击。但这已转化为一种机会,并未导致这两家航企出现结构性劣势。新西兰航空已通过其环太平洋战略(即连接亚洲、澳大利亚、新西兰与美洲的战略)成功利用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休斯顿与新加坡等新市场。值得注意的是,除其中两条航线外,新西兰航空的国际航线要么垄断航线,要么就是只与另外一家航企合作分摊收益的联营航线。

新西兰-美国航线直到最近仍是一条垄断航线,新西兰航空将其称作“全球收益率最高的远程航线之一”。不过目前美国联合航空与美国航空已参与竞争,改变了这条航线上的格局。

新西兰至美国大陆的周座位量:2016年7月4日起的一周

nEO_IMG_微信截图_20160907005113

2015年各国家(不包括澳大利亚)和地区至新西兰的游客量

nEO_IMG_微信截图_20160907005124

新西兰和美国大陆之间的航企运力目前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这一市场上三个国家之间均签订有开放天空协定,因此可能会出现多重的竞争。

亚洲成为南太平洋地区赖以增长的市场

然而,美国对于新西兰甚至南太平洋大部分地区来说,相对已属于正在陨落的明星。亚洲则成为了南太平洋地区赖以增长的市场。自2009年以来,中国前往新西兰的游客量每年均有极大的增长,目前中国游客在新西兰入境游客总量中占约11.4%的份额。若将目前为止新西兰最大的客源国澳大利亚排除在外,则中国游客量在新西兰入境游客总量中占了19.7%,也就是几乎每5名入境游客中就有1名中国游客。

美国前往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游客量仍持续着上升的趋势,但所占的份额正在逐步缩小。份额的下滑基本与全球金融危机以及新西兰元和澳元相对美元的走强相呼应。货币的走强导致入境游费用更昂贵,但也刺激着全球各航企提升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运力。

目前,主要依赖于新西兰出境乘客的海外航企已针对货币的贬值放缓了运力增长。夏威夷航空首席执行官马克·邓克利于2016年6月表示,尽管澳大利亚在公司网络中仍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其需求增长正在放缓。他说:“澳大利亚市场可能是我们在自己的整个网络中看到的唯一出现需求增长放缓的一个市场。”他还补充说,“这个市场已不复几年前的强劲,旅游业企业看到其出境需求正在下滑。”夏威夷航空在短期内的举措则是推迟了开通墨尔本航线的计划。

捷星航空集团CEO赫尔德利奇卡对此也有共鸣。捷星航空计划于2016年10月停飞布里斯班-火奴鲁鲁航线上的每周两个航班。届时执飞此航班的飞机将部署到印尼和泰国航线上,这两个市场对于集团来说盈利能力更强。“公平地说,我们看到出发自布里斯班的需求有温和的下滑,相信目前正是应该将运力转移到有更多澳大利亚人愿意前往的亚洲市场的时候。”

亚洲多数国家至澳大利亚的入境游客量高增长仍在持续,但更宽松的双边协定仍然是中国、香港与马来西亚等几个重要的客源市场所必需的,尤其需要在增长运力前签订更自由化的双边协定。

至澳大利亚的运力增长最大的国际与区域市场:2016年对比2015年*

nEO_IMG_微信截图_20160907005136

卡塔尔和菲律宾等其他客源市场于近期与澳大利亚签订了新的协定。而另外还有一些市场则仍然存在问题。事实上与香港之间的双边协定是不大可能扩大的,尽管如此,香港机场的运力过剩也仍然是个难题。目前中国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是增长最大的一个客源市场,2015年中国前往澳大利亚的游客量达到了100万。并且中国游客在澳大利亚境内旅游时平均会乘坐两三次国内航班。澳大利亚将其未来寄托于中国的旅游业与航空服务业时,许多亚洲以外的国家也可将今天的澳大利亚看作指示其未来的风向标。

2016年出境澳大利亚最大的民航市场是可预测的,这些市场分别是新西兰、新加坡、阿联酋(经由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以及澳洲航空运营航班)、印尼以及美国。中国则明显缺席这一榜单,因为中国主要是入境澳大利亚的游客。而出境新西兰最大的民航市场则分别有澳大利亚、美国、中国、斐济以及新加坡,不过澳大利亚在出境新西兰的航班座位量中占了大头,份额达60%。

南太平洋地区内按座位量排名的前10大城市配对航线(2016年6月27日起的一周)

nEO_IMG_微信截图_20160907005152

出境澳大利亚的各国际市场在澳大利亚航班总座位量中的份额

nEO_IMG_微信截图_20160907005207

出境新西兰的各国际市场在新西兰航班总座位量中的份额

nEO_IMG_微信截图_20160907005218

澳大利亚未来的增长将在很大程度上以北亚为重心,因为其他多数市场仍在持续降温。东南亚整体运力均在下滑;北美则持平(不过目前也处在一个峰值,主要是由于至新西兰的运力在增长)。中国-澳大利亚市场上大部分是中国南方航空的直达航班座位。2016年7月南方航空在此市场所占的份额超过了40%。中国东方航空占了约20%,中国国际航空份额约为15%。

近期一些小型航企的介入,以及其他航企开通二线航线,都意味着即使运力扩张更加温和且主要集中在核心航线上,但航班量仍有快速的增长。最大的增长可能会出现于出发自中国大陆的航线。2010年前,中国仅有三座城市(北京、广州和上海)有前往澳大利亚的航班,到2014年增长至6座。目前来看,2016年将会翻一番,增长至12座。其中多数增长均发生于2015年年底以来的这段时期。2015年年底厦门航空开通了福州和厦门至悉尼的航班,海南航空开通了西安至悉尼的航班。中国南方航空于2016年1月开通了深圳-悉尼航班,并计划于2016年9月开通深圳至墨尔本的航班。2016年澳大利亚-中国之间的城市配对航线至少将增长至21条。

印尼尚未完全发挥其潜能

印尼人口达2.5亿,其巨大的潜能很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得到证实。这个国家有繁荣的国内市场、不断增长的经济条件,有正在快速扩张的狮航集团(集团机队共有252架飞机,另订购了490架),在东南亚境内建立了跨边境航线联营体,并且还有已重振的加鲁达航空集团,这一切都意味着印尼市场的风向将会转变。

印尼在航空服务自由化方面一直比较滞后,不过近期也表现出更开放的态度。但这里仍然存在着一个较大的问题,那就是主要枢纽雅加达已十分拥挤,扩张的空间很有限,因此也必须考虑在其他门户实现增长。

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游客流向与其货币的走势正好相反

之前澳元的高企导致市场出现了不平衡,让出境游更受青睐,澳大利亚经济的长期强势也为此做出了贡献。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拥有全世界最爱四处游历的国民,而其出境游客量将始终受国内货币波动的影响。但这两个国家由于与亚洲的边缘地带相邻,又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能够吸引到新的入境游客流。

而正因为如此,这两个国家又常被视为一个目的地。澳大利亚-新西兰开放天空协定(此协定也允许运营第五航权航班)使得大量游客都将新西兰与澳大利亚合并为一条路线,从新西兰入境,再从澳大利亚出境。斐济从根本上说是一个旅游目的地,其仍在通过中国当地代理商推出一系列临时性包机航班,努力在中国开辟出自己的市场,但也已做好准备,争取把握住更多的机会。

澳大利亚至中国周单程座位量:2013年7月1日至2016年12月12日

nEO_IMG_微信截图_20160907005232

澳洲航空、维珍澳洲航空与新西兰航空已制定具凝聚力的亚洲战略

或许最重要的是,澳大利亚各大型国际航企均已制定了相对具有凝聚力的亚洲战略。澳洲航空已围绕地区内航班在新加坡重新设立了枢纽,并重点在各枢纽目的地发展更多的合作伙伴。之前澳洲航空前往亚洲的多数运力均部署在欧洲-澳洲航线上。与新加坡航空有合作关系并由其部分持股的维珍澳洲航空则尚未在亚洲建立有吸引力的定价结构,也未在北亚找到任何合作伙伴,但与股东海南航空新签订的协议让维珍在北亚获得了一个迫切需要的合作伙伴。同时,新西兰航空也与星空联盟的伙伴新加坡航空和中国国际航空达成了合作。(孙宗洵 航旅同行)

下一页没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